| | | 百度

中央环保督察向地方移交387个问责案

百度 1080位传灯志愿者相聚五台山大智路,共同攀登1080级陡峭台阶,点亮心灯,求增智慧;唐山大地震40周年纪念日,河北佛协、唐山佛协发起倡议,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传承和语系的佛教寺院,于7月28日当天均举办一场佛事活动,超度大地震逝去的生命,共同祈愿世界和平、人民安乐。

郄建荣

2019-03-2308:33  来源:法制日报
 

  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与第一批相比“全面落伍”——无论是责令整改、立案处罚、曝光典型案件数量还是拘留、约谈、问责人数均呈下降趋势。特别是问责人数比第一批少了近一倍。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有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第一轮督察到今年对20省区所进行的整改“回头看”督察,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始终都坚持“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该问谁的责就问谁的责”。这位负责人指出,这也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没有出现“背锅”以及“滥问责”的根本所在。

  这位负责人透露,第一轮督察向31个省份移交的387个问责案卷件件都是铁案。

  典型案件编辑成册

  今年两批“回头看”督察共受理群众举报96755件,合并重复举报后向地方转办75781件。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常务副主任刘长根说,截至12月20日,绝大多数群众举报已办结,其中,责令整改43486家;立案处罚11286家,罚款10.20亿元;立案侦查778件,行政和刑事拘留722人;约谈5787人,问责8644人。直接推动解决群众身边生态环境问题7万余件。

  参与了整个督察过程的督察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表面数据上看,两批“回头看”数据确实差距不小,但是不存在“放水”问题。

  这位负责人说,今年5月,中央环保督察宣布对河北等10省份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回头看”督察时,“怎么查,这10省份同样是心里没底。”更出乎地方意料的是,“回头看”督察不仅没有走过场,而且比第一轮督察更为严厉的是同时曝光典型案件。

  “同步曝光典型案件对地方上触动非常大。”据这位负责人介绍,第一批“回头看”督察后,很多省份将第一批公开的72个典型案件编辑成册,下发给各地市,让他们对照这些案例查找问题,举一反三,进行整改。

  “再加上祁连山事件带来的震动,地方上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越来越重视。”这位负责人说,从第一批“回头看”结束到今年10月30日第二批进驻,不到半年时间,第二批“回头看”进驻的10省整改力度非常大。

  督察过程全面公开

  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直接涉及老百姓的环境权益。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看来,只有实现了督察过程全公开,才可能更加及时准确地回应老百姓的环境关切。

  2015年12月,中央环保督察启动对河北省的试点督察。尽管这次督察在进驻时也向社会进行了公开,但在公众看来仍有些神秘。半年后,中央环保督察8个组分别进驻内蒙古、黑龙江等8省区,这也标志着中央环保督察的正式启动。这位负责人说,就是从正式督察开始,中央环保督察彻底实现了督察过程全公开。

  他介绍说:“每批督察进驻前,从督察进驻省份、进驻时间到督察组组长、副组长是谁,再到督察方案,督察内容,查什么,怎么查,以及举报电话、邮箱等等都进行了公开。”这位负责人指出,进驻期间还要公开受理举报电话、向地方转交案件情况;地方上要通过“一台一报一网”公开督察组转办案件的查处情况;进驻结束后,要公开受理举报、查处案件以及约谈、问责情况;督察结束后,要公开反馈意见报告,地方整改方案、地方整改、问责结果等等。

  “从第一轮督察到‘回头看’督察,全过程公开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最大看点之一。”一位曾参与第一轮及“回头看”督察的督察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每天接到那么多举报,不可能跟每一个举报者当面谈,但是,通过信息公开,老百姓可以查到他所举报问题的受理及查办情况。更重要的是,通过边督边改,老百姓举报的问题能马上解决的都解决了。

  督察问责严肃精准

  通过梳理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公开的数据,《法制日报》记者发现,到目前为止,第一轮督察加上两批“回头看”督察,共有28000多人被问责,被问责的人员中上至副省级领导下至科级干部。

  记者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了解到,28000多人仍不是最终问责结果。据介绍,第一轮督察时,各个督察组共向31个省份移交了387个问责案卷,“截至12月27日,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督察移交案卷的问责结果已经公开,第四批问责结果也将公开。两批‘回头看’也分别向地方移交了问责案卷”。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大头是在边督边改阶段,这期间主要是地方上主动问责,被问责的原因大多是因为督察组移交的问题地方查处不力等。对于督察组移交的问责案卷,地方上还要有针对性启动问责,移交案卷问责涉及的干部级别可能更高。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的竟是一些“芝麻官”。对此,督察组有关负责人指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一直坚持“严肃精准有效”的原则,“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没有级别高低之分”。他指出,到目前为止,被问责人员中既有副省级领导也有科级职员,只有做到了精准问责,才能起到震慑一片的效果。如果问责不准确,就达不到问责的目的,甚至出现“滥问责”“背锅”的情况。

  曾参与过第一轮督察以及“回头看”督察的生态环境部华南局处长骆武山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督察过程中,一些地方同志告诉他,“问责对一些干部影响还是蛮大的,一个处分,至少要消化三年”。他的体会是,中央环保督察目的不是问责,而是通过问责来推动地方解决环境问题,更重要的是唤醒党员干部的环境责任担当意识。

  将出环保督察规定

  尽管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实现了对31个省区市全覆盖,今年又对河北等20省区进行了整改“回头看”督察,但是社会上仍有人认为督察是一阵风。

  在第一轮督察后,为什么今年又启动对20省区的“回头看”督察,目的就是要盯住问题不放,“不解决问题不松手”。刘长根说,从第一轮督察到整改“回头看”,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打的是组合拳,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督察走过场,一阵风。

  刘长根透露,作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党内法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规定》或将在近期发布实施。在他看来,之所以专门制定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党内法规,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不是一阵风,“如果是一阵风还制定法规干嘛?”

  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已经箭在弦上。据刘长根介绍,第二轮督察将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承担生态环保任务较重的中央企业纳入督察对象。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
百度